学员论坛
东北老工业基地社区治理的对策建议
文章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中央党校厅局班课题组]  发布时间:2018-07-23

  社区是社会的基本单元,是党和国家政策落实的“最后一公里”,也是服务群众的“最后一公里”。社区治理是社会治理的重心,直接关系到党和国家大政方针贯彻落实、居民群众权益保障、城乡基层和谐稳定,直接影响到居民群众对国家改革发展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因此,推动新时代东北老工业基地社区治理创新,对东北老工业基地新一轮振兴发展具有重要的基础和促进作用。

  吉林省在东北具有代表性。吉林省在党和国家作出全面推进城市社区建设部署后,迅速行动,切实把社区建设纳入建设小康社会的大局之中。通过城市基层管理体制改革,推动社区组织全覆盖;通过满足群众需求,不断完善和拓展社区服务功能等,社区建设取得了显著成效。

  推动社区治理带来的居民自治、社会和谐的效果是明显的,但也存在着一些问题。一是思想认识还不到位,重视和支持社区治理的环境氛围没有完全形成。二是社区治理体制机制还没理顺,社区职能错位迫切需要政府加快职能转变。三是社区服务体系还不完善,社区服务供给能力、供给质量和供给水平有待提高。四是基层民主建设还不深入,居(村)民自治工作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水平有待提升。五是城乡社区发展还不均衡,影响和制约新时代社区治理整体水平提升。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指引下,东北老工业基地应立足自身资源禀赋,大胆探索实践,努力开创新时代社区治理新局面。

  一是聚焦坚持党的领导,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在新时代社区治理中的领导核心作用。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推动完善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的“一核多元”社区治理体系。积极推动地方各级党政领导转变观念,将社区治理摆上各级党委政府议事日程,转化为党政主要负责同志的责任工程,落实各级党委政府责任和部门分工,构建党委领导、政府负责、部门协作的领导体制和运行机制,为推进新时代社区治理提供坚强组织保障。加强城乡基层党组织建设,扩大基层党组织覆盖面,提升基层党组织的组织力,突出政治功能建设,把基层党组织建设成为宣传党的主张、贯彻党的决定、领导基层治理、团结动员群众、推动改革发展的坚强战斗堡垒。推动社区服务型党组织建设,拓展服务内容,创新服务方式,丰富服务载体,更好地服务改革、服务发展、服务民生、服务群众、服务党员。加强社区党风廉政建设,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城乡社区延伸,加大对基层微腐败、“小官大贪”“村霸”和家族恶势力欺压百姓等问题查处力度,切实解决居民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建议在发挥党建引领、推进服务型党组织建设、健全社区党组织领导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开展工作制度上给予指导帮助,确保社区治理始终沿着正确方向发展。

  二是聚焦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新期待,健全完善新时代社区治理服务体系。坚持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深入实施“幸福社区工程”建设,努力增强居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顺应政府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要求,加强社区服务机构建设,为居民群众提供项目齐全、标准统一、便捷高效的公共服务。顺应高质量发展要求,加快推进社区服务供给侧改革,扩大社区服务有效供给,依靠机制创新、技术迭代和动能转换,推动社区服务新业态新模式加快成长,完善服务功能。顺应人才强国要求,加快社区服务队伍专业化、职业化建设步伐,建立健全人才培养、选拔、评价、使用、激励制度,引导优秀人才向社区服务领域流动。顺应“只跑一次”改革要求,加强社区服务信息化建设,构建社区公共服务综合信息平台,推进智慧社区建设。建议加强顶层制度设计,进一步理顺社区治理体制机制,推动社区减负增效,优化社区发展环境;设立城乡社区服务体系建设项目,引领和带动地方逐渐加大社区服务建设投入,推动完善机构健全、设施完备、主体多元、供给充分、群众满意的城乡社区服务体系;研究制定社区工作者等级序列和薪酬制度,出台社区工作者考录行政事业编制政策意见,更好地调动社区工作者实干创业、改革创新热情。

  三是聚焦人民当家作主,深入推进基层党组织领导的充满活力的基层群众自治机制建设。尊重居民群众在社区治理中的主体地位和首创精神,不断丰富基层群众自治制度的有效实现形式。深入开展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实践,扩大基层群众自治范围,丰富自治内容,拓宽参与渠道和方式,保障和促进居民群众在城乡社区治理、基层公共事务和公益事业中依法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自我监督。坚持协商于民、协商为民要求,大力发展城乡社区协商民主,不断推进城乡社区协商制度化、规范化和程序化。支持和帮助居民群众养成协商意识、掌握协商方法、提高协商能力,坚持有事多协商、遇事多协商、做事多协商,努力实现群众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约数,加快推动形成城乡社区协商民主机制,促进基层民主健康发展。积极探索社区“微自治”,推动民主自治向村(居)民小组、住宅小区、自然村(屯)延伸,广泛开展楼院、门栋自治。建议进一步研究制定加强基层民主的政策意见,克服社区居民委员会政府化、居民被组织化、社区管理服务行政化等问题,巩固社区自治的本质属性和居民委员会的主体地位,保障广大居民群众在民主自治的环境下真正实现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

  四是聚焦提升社会化水平,推动构建多方参与、共同治理的新时代社区治理格局。坚持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治理要求,打造多元主体平等参与、民主协商、互促共荣的治理格局。发挥社会组织力量,增强社会组织承载功能,支持社会组织参与社区公共事务和公益事业。大力扶持社会工作机构发展,壮大专业社会工作者队伍,分类推进社区社会工作服务。发挥市场主体力量,鼓励和引导各类市场主体参与社区服务业,支持各类经营服务网点向城乡社区延伸,推进社区服务社会化、市场化。探索建立社区基金会,吸引企业、社会组织等各类主体参与社区公益事业,为社会资金投向社区治理领域打造新的平台。尊重乡土文化和居民风俗习惯、思维方式等,发挥乡贤能人、文艺骨干作用,提升社区居民参与社区治理能力,推动完善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社区治理体系建设。建议在社区社会化方面给予更多的项目和资金支持,更有力地激发社会力量主动参与社区治理的活力;建议在人大代表中增加优秀社会组织负责人代表比例,在政协委员中增列社会组织界别,提高社会组织协商质量,促进社会组织健康快速发展。

  (课题组组长:乔恒 吉林省民政厅厅长、党组书记;成员:李刚 湖北省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党组书记,王定邦 青海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厅长、党组书记,钟业昌 海南省社科联主席、党组书记,艾来提·阿不都热依木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副秘书长;执笔:乔恒)

(网络编辑:刘伟)

版权所有: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 京ICP备05047277号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调查问卷